您的位置:58看书 > 恐怖灵异 > 王国血脉 > 正文 第422章 无名者

正文 第422章 无名者

作品:王国血脉 作者:无主之剑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娅拉像情人一样紧握着科恩的手,左手的狼腿刀居高临下,冷厉的刀锋劈斩而下!

    红黑剑手的脸上爆发出震惊。

    【没错,我两更了!但是先别开心,此乃防盗章节!】

    她的目的原来如此,是为了获取青皮的配合,合两人之力,瞬间攻向我没有防守的一侧。

    他淡然地抿唇:想法很好,不过终归是凡级,太小看超阶剑手的能耐了。

    他手臂上的终结之力迅速发酵,青色长剑速度猛增,以比平时更快的速度,摆向右侧。

    我能在你来袭之前,就一剑……嗯?

    古拉顿的眼神瞬间一凛。

    只见身前的科恩咬着牙冲来。

    用身躯堵住了古拉顿的剑!

    电光火石。

    “克啦噗嗤!”这是古拉顿的肩骨被斩裂,继而胸腹被斩开的声音。

    狼腿刀锋从古拉顿的右肩往下,生生撕开他的右胸。

    “咯啦嗤啦!”这是科恩的右臂脱臼,以及右肋被划伤的声音。

    大量的鲜血,从古拉顿的右肩处冲天而起!

    喷了娅拉一脸!

    此时,罗尔夫的风声才袭到科恩的身侧。

    古拉顿张开嘴,不可思议地吐出一口血。

    然后他解脱一般地笑了一下,瞬间倒下。

    好刀。

    好配合。

    古拉顿轻轻地闭上眼。

    兔起鹘落间,红黑色的可怕剑手,被科恩和娅拉陌生又默契的合作,生生斩杀!

    随风之鬼见到了古拉顿的下场。

    他怎么也不能相信,气之魔能师身边的那个可怕的超阶剑手,前一刻还占尽上风,下一刻就被轻易斩杀!

    但他已经没有时间震惊了。

    因为科恩怒吼着,脚底一踩,左手拔出地上的佩剑,不顾脱臼的右手,转身向他冲来!

    剑光闪烁。

    罗尔夫轻笑一声,这种速度,怎么可能拦截得到随风之鬼。

    即使在高速对冲中,我也是能随时变向什么?

    罗尔夫惊奇地看到,科恩身侧的娅拉,单膝跪下,狠狠地撞进科恩的怀里!

    警戒官在痛苦的闷哼声中实现了转身,但他向罗尔夫冲来的速度,立刻提升了一倍不止!

    可恶!

    这种速度,我根本就不可能

    罗尔夫怒号着,全力发动异能!

    狂风呼啸间,罗尔夫袖剑齐出,堪堪架住了警戒官的致命一剑。

    但是,警戒官的长剑像是有生命一样,一绞一刺,死死压制住罗尔夫。

    剑锁。

    终结剑士的招牌剑式之一,专用于锁敌兵刃。

    罗尔夫随即绝望地看见,科恩怀里的娅拉,脸色冷峻地露出头来。

    不。

    在他无法挣脱科恩长剑的时刻,女酒保伸出右手。

    轻松愉快地捏碎了他的喉咙。

    两人一尸,同时倒在地上。

    幸好警戒官想道:这个异能者,终究没上过战场。

    如果他第一时间不是退后,而是进击……那我们就完蛋了。

    科恩狼狈地吐着血,胸腹的剧痛和右臂的脱臼,让他无力起身。

    “你你是谁?”

    警戒官有气无力地问着怀里的女孩。

    强弩之末的娅拉,则耗尽了全身的力气,疲惫地躺在警戒官宽厚的怀里,扭着脸,在后者的制服上擦着满脸的鲜血。

    女酒保微微颤抖,但仍露出解脱的笑容。

    “关你屁事。”

    年轻的女酒保笑着回答,只觉眼睛有些酸楚。

    小鬼,你应该能跑掉吧。

    轰隆!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沉闷的爆炸声。

    —

    “葺仁,做研究都需要热情,不能怠惰,学术是一辈子的兴趣和用心。”

    “到最后,到我这个年纪,你就会发现,自己变得跟人群格格不入,变得孤僻、冷漠、难以动心。你就会发现,真正支撑你走到最后的,不是虚荣,不是成绩,不是满足,而是早初时,最纯粹的那一点执着。”

    “所以你要理解陈教授的偏执和疯狂那大概,是他一辈子仅剩的执着了。”

    泰尔斯摇摇头,把又一片记忆收回脑中,将自己从废墟里拔出来。

    当男孩从废墟中,满身是血地爬出来的时候,他一抬头,就看见了神色复杂的艾希达,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气之魔能师的衣物和长发依旧亮丽如新,就像从来没有经受过爆炸一样。

    疯子,偏执狂。

    泰尔斯腹诽了一句,疲惫至极的他已经无力再反抗。

    他干脆一个翻身躺在废墟里。

    他有点厌倦了这个毫无法度,力量为尊的世界。

    “你魔能师,爱怎样,就怎样吧。”

    泰尔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道。

    一言不合就杀人的疯子。

    难怪魔能师输掉了战争。

    艾希达默默地看着地上的泰尔斯,眼神古怪。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诡异地轻笑起来:“哈哈哈,这也是偶然么。”

    只见这个诡异的魔能师轻轻一挥右手,泰尔斯便被空气托举起来。

    但艾希达没有再下杀手。

    他再一挥手,泰尔斯身周的气压同时开始流动,瞬间止住了男孩所有的伤口流血。

    泰尔斯被魔能师托立起来,双足落地。

    但男孩依然面色不善地望着蓝衣的魔能师他已经不再对与艾希达理性沟通,抱持任何的希望。

    “孩子,你刚刚用某种力量,打破了我的魔能屏障那些你们称之为‘空气墙‘的东西。”艾希达轻声说道,语气里蕴藏着某种兴奋感。

    “只有同为‘极境’的高手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你却还有,你体内的那股力量,能干扰并影响我的魔能,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连什么是‘极境’都不知道,”泰尔斯有气无力地答道,“就算我知道,我也不想跟一个刚刚准备杀掉我的疯子说。”

    艾希达收起笑容,眼神深邃地望向他

    “看来你不知道自己的本质,孩子。”

    “不过没关系,谁都有第一次失控,我们都是从懵懂之中起步的。”

    谁来把这个疯子嗯?

    泰尔斯平复了一下情绪,思索了一下艾希达话里的意义。

    随即,他惊疑地抬头,望向刚刚还要杀他的魔能师。

    “第一次失控?”

    “我们?”

    艾希达看着这个孩子,眼中放射出狂热。

    “对,我们魔能师们。”

    看着魔能师眼中的热切,泰尔斯突然开始无来由地恐惧。

    他不自觉地后退一步,惊惧地摇摇头。

    但魔能师紧逼着踏前一步,语气里布满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热切和疯狂:

    “对,孩子。”

    “你刚刚说得对,你未来的价值,绝对值得我放过不,值得我竭尽全力来引导你!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自从被那两个biao子背叛,输了终结之战后,我们就越来越少了!”

    “你会成为我们扭转局势的一子,她们肯定做梦都想不到……”艾希达紧紧抓住他的肩膀,好像生怕一松手,泰尔斯就会跑掉一样。

    “我……我不知道你在……”泰尔斯喃喃道,后退一步,但是艾希达的手依然死死抓着他不放。

    艾希达脸上的笑容有些病态。

    那感觉,就像一个多年没有笑过,已经忘记如何笑的人,突然间把嘴唇咧开到了两颊。

    “今天就是你命运转折的日子,”艾希达狂喜地道:“跟我来吧……”

    泰尔斯无来由地想起棋牌室地下的那三个“人球”,又想起对方试图将自己杀死在地下室里的那一幕。

    他看看艾希达的病态笑容,在恐慌之外,涌起了奇怪的感觉。

    老天。

    泰尔斯想起艾希达的那种力量,不禁喉咙一动。

    魔能师……

    可是……

    这个……

    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跟他走?

    泰尔斯艰难地开口:“可是……”

    他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兄弟会的掌控,摆脱了乞儿的身份……

    可是……

    下一秒,埃罗尔世界仿佛听见了他的心声,他不用再犹豫了。

    “你可以说‘不’,但你无法拒绝,这只是第一次失控,而每一个呃!”兀自言语不休的艾希达,突然神色一滞。

    只见艾希达的胸口处,突然戳出了一截光滑的剑刃。

    艾希达难以置信地低下头,他看着胸前的剑刃,放开了泰尔斯。

    泰尔斯也吓了一跳,他往后连退几步,绊到了一处木板,摔在地上。

    但泰尔斯没有从魔能师的眼中看见恐惧、惊惶、慌乱等情绪。

    仿佛他刚刚不是被人从背后刺了一剑,而是被蚊子叮了一口,在惊疑着“怎么会有蚊子”。

    那个样子,就好像他甚至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一样。

    明明是被戳穿了心脏啊泰尔斯惊恐地想道。

    艾希达奇怪地盯着胸前的剑刃。

    “不可能。”艾希达皱着眉头,抬起头仔细地思索着,对着他身后的人道:

    “就算你是极境高手,也不可能不呼吸,移动时不可能不带动空气,体内不可能没有气压,只要有呼吸,有空气流动,有气压变化,就不可能逃脱我的监控!”

    “你来了红坊街多久了?你是怎么瞒过气之魔能的?”

    “不,你也无法突破空气墙,否则刚刚在屋里你就会出手,对不对?”

    “告诉我。”

    没有回答。

    艾希达神情阴戾地转过身,不顾剑刃还插在他的后背,对着他身后的偷袭者冷冷道:

    “告诉我。”

    这一次,泰尔斯看清楚了,艾希达背后的那个偷袭者。

    偷袭者静静地站着,穿着一袭连帽黑衣,从手套到靴子都是黑色的。

    更诡异的是,偷袭者脸上带着一个暗紫色的面具,而这个面具只有眼睛的部位装着两块暗色的镜片。

    他一动不动。

    仿佛一个鬼魂。

    那一瞬间,愤怒掠过艾希达由魔能组成的思绪。

    愤怒,这种属于人类的情绪,毕竟已经离开他很久了。

    所以他体内的魔能涌动,很快帮助他回复了冷静和理性。

    “我想你肯定很耐心。”艾希达低声道。

    “才等到我魔能不稳,感知下降的机会,来偷袭我?”

    “很好,你做到了,偷袭一个魔能师。”艾希达毫不在意胸口的剑刃,而是死死盯着戴着奇怪面具的偷袭者。

    “所以,你是谁?”

    “是注意到了红坊街的骚动,所以无意中发现我的?”

    “有这种身手哪一个家族的人?”

    连续好几个问题,戴面具的怪人还是一动不动。

    艾希达皱了皱眉头,问出那几个问题之后,他完全居然感知不到怪人体内的气压流动,难道他既不惊讶,也不得意,对这些问题什么反应都没有?

    过去百试不爽,如读心术般的气之感知,居然失效了?

    只能来硬的了。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

    艾希达走近了一步,轻轻举起左手,眼中仿佛没有感情和思绪。

    随着他手指一动,空气也开始流动,面具怪人周围的空间开始被空气所挤压。

    不能波及出红坊街以外艾希达心想,否则,王国之怒和黑剑提前发现并赶来,今天的行动就失去意义了。

    先调动一小部分魔能好了,只需要把眼前这个面具解决。

    这一次,戴面具的怪人开口了:

    “不,魔能师无法被杀死。”

    他的声音穿透了面具,隐隐传来。

    “原来你不是哑巴或聋子。”艾希达看着面具上的两个镜片,但他除了镜片后复杂的机械齿轮,却什么也没看到。

    他的心中升起疑惑:“对我们似乎也不是一无所知……”

    泰尔斯却差点惊呼出声。

    因为这个怪人的声音,是一把嘶哑难辨的嗓音。

    是在娅拉和罗尔夫大战时,那把让他“低头”的嗓音。

    想到这个事实,泰尔斯颤抖的手就渐渐平稳下来。

    面具怪人轻轻迈步,越过艾希达。

    仿佛身周可怕的气压都无法阻挡他半步!

    在气之魔能师惊疑不定的目光下,面具怪人瞬间伸手一摆,只见短剑已经从艾希达的背部消失,出现在他的手上!

    那是一把交叉剑镡的光滑短剑,色调偏暗。

    艾希达眉头阴沉不定,他却出奇地没有反抗的举动,只是冷冷地看着不速之客,计较考量着眼前的局势。

    他在倚仗什么?根据昨天更新的情报,裁决枪在西部前线,不动弓在郊外,星辰之杖在复兴宫里,至于神秘的无上剑盾,听闻一半仍处于冷却中,一半则在断龙要塞,而其他永星城现有的普通反魔武装,都不足以封印一个极境之上的魔能师。

    这个面具,他为何如此平静?

    泰尔斯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具把艾希达背后的短剑抽走艾希达的胸膛,本应流出鲜血的伤口里,竟然放射出微微的蓝光。

    然后蓝光化为他的衣服,亮丽如新,就像他从来没有被一把短剑刺穿过胸口一样。

    魔能师泰尔斯开始相信艾希达之前的疯言疯语了魔能师到底是什么怪物?

    可泰尔斯没来得及想清楚这个问题,就被一个身影笼罩住了。

    面具怪人走到泰尔斯面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把瘦小的男孩抱进怀里。

    泰尔斯正要挣扎,却被面具怪人轻轻地按住了后颈,男孩只觉得浑身的力气慢慢消失,软倒在他怀里。

    恍惚中,泰尔斯的余光瞅见艾希达的双手举起。

    “喂,小心他的”男孩想要说话,却被面具怪人一把捂住了嘴。

    艾希达站在他们的身后,他已经不准备再观察了。

    这个男孩太重要。

    “你既然知道魔能师杀不死,为何还要出手?”艾希达魔能涌动,将周围五十米的空气全部调动起来。

    “你不可能是‘真界’级别,但至少也应该是‘极境’里最巅峰的高手。”

    “甚至有着能瞒过魔能的手段?”

    艾希达眼神不善地挥动了一下双手,泰尔斯顿时感到周围的气压不一样了。

    气之魔能师要动手了。

    “但无论你是谁”

    然而,艾希达的话,被他自己惶恐的发现打断了。

    “这!这是什么!”

    随之打断的,还有周围的气压。

    泰尔斯抬起头,越过面具怪人的肩膀,看见艾希达的眼中都是惊恐。

    魔能师颤抖着退后一步,看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曾被面具怪人戳破的位置,此刻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那是泰尔斯第一次,在魔能师眼中看见惊恐。

    面具怪人低头靠近泰尔斯,嘶哑的嗓音在他耳边回荡:“魔能师无法被杀死,但魔能师并非无敌。”

    不知为何,泰尔斯突然安下心来。

    他潜意识里觉得,眼前这个怪人,要比背后那个疯子,安全得多。

    艾希达惊慌地捂着自己的胸口,满面惶恐!

    仿佛那股紫色的光芒,就要从他胸口爆炸。

    “不,不……”

    他猛地抬起头,看向面具怪人,语气里恐惧和恨意俱存!

    “这是……皇国的……传奇反魔武装!”

    面具怪人伸手捂住了泰尔斯的双眼。

    “这件武装……我没有见过……不,不……”

    “那两个婊子……”

    泰尔斯没能听见气急败坏的艾希达剩下的话。

    因为在艾希达不忿地咬着牙,化成上百束光芒,爆射出无限能量的下一个瞬间,泰尔斯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切声音和光线都消失在他的感官里。

    泰尔斯知道,他已经远离了红坊街。

    这一夜,终于要结束了。

    娅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扛在一个敦实的肩膀上。

    两侧的街道在缓缓后退。

    她醒悟到自己的处境后,便急急地拍打着这个熟悉的人:

    “喂喂!艾德蒙!放我下来!我还要回去”

    胖胖的厨子只是不耐烦地哼了一声:“放你回去找那个小白脸情人?还是个青皮?大姐要是知道了嘿嘿”

    娅拉脸上一红:“那个青皮不是我的情人!”

    “我明明看到你躺在他怀里,那一脸的幸福啊”

    “你就没注意我们周围的环境吗,喂!”

    “有啊!夜黑风高,夜深人静,花前月下,无人知晓,幽会”

    “你重点搞错了啊胖子!”

    “错没错,以后就知道了”

    “欸,我不跟你废话了我还要去找个人”

    “都这幅样子了,不用指望我放你回去,“

    “死胖子!破厨子!放我下来,我要挑战你!”

    “就凭你?你也就是在‘凡级’里比较出色而已,到了‘超阶’再来跟我说这话吧。”

    “欸,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人要去找啊”

    “别说是一个青皮,就算你要找的是王子也没用!”

    “死胖子,又拿这件事刺我!哎呦喂,你就放我下来嘛,好不好嘛,艾德蒙舅舅”

    “都二十多岁了还撒娇?还以为自己是少女?羞不羞啊。”

    “哪里,舅舅你都四十多岁了,不也是年轻得跟三岁小孩一样嘛?”

    “哼,我心态年轻咦?这句话哪里不太对头啊?”

    于此同时,远处街道的另一边,科恩被人用巴掌拍醒过来。

    懵懂中的他,发现眼前居然是他的顶头上司,洛比克·迪拉警戒厅长!

    只是厅长此刻正脸色不渝地,给他严重的伤口上着疗药,见他醒过来,便怒气满满地开口道:

    “英雄,醒了?逛了一晚上,除掉兄弟会和血瓶帮没有啊?”

    “我”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公然违令,孤胆英雄!是不是很得意啊?”

    “但”

    “但是什么!要不是看在你老爹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毙了!还会在看到剑芒之后,好心过来找你?”

    “可”

    “可是什么!有你这样的下属我真是倒了天大的霉了!你以为自己是冥夜神殿的话剧男主角呢,然后刚刚那个是女主角是吧?”

    “她”

    “别提那个女孩!要是你老爹知道你半夜三更来红坊街找女人”

    “不”

    “你还有脸说!连莱雅会所的红牌,莉莉安小姐都来报案,说你半夜去拜访她的卧室啊喂!”

    “这”

    “治安队长、二级警戒官,公然违令,半夜寻欢!我告诉你,回去你就准备停职吧!”

    “唉”

    就在此时,红坊街的中心,再次传来第二声巨响!

    “轰!!!”

    整个永星城都听见了这声可怕的爆炸!

    “轰隆!”

    这一次,空气爆炸的冲击波直冲云霄!

    被爆炸弹起的高温尘土,猛地从远处袭来!

    洛比克厅长和垂头丧气的科恩都震惊地看着红坊街中心的方向!

    “这糟糕,”厅长喃喃道,“刚刚批下来的城建经费啊”

    “厅长你搞错重点了吧!”

    “不管钱不当家的人,你闭嘴!”

    街道的另一边,厨子艾德蒙和他肩膀上的娅拉都吃惊地看着爆炸的余波。

    “小娅拉啊,”艾德蒙喃喃道:“幸好咱们跑得快,离得远。”

    “这是重点吗?”

    “大姐不是说了嘛,安全第一啊。”

    “你果然是我三岁的舅舅啊!”

    “诶诶怎么说话呢你!”

    —

    当泰尔斯的双腿再次落到地面上的时候,他忍不住趴在地上咳了起来。

    浑身上下的伤口,似乎此刻才开始疼痛起来。

    面具怪人则静立在一旁,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

    “艾希达那个魔能师死了吗?”

    “没有,武装并不完整,无法永久封印他,”嘶哑的嗓音回答:“但至少十几年内,他都不会再出现了。”

    泰尔斯起初心中一紧,随即放下心来。

    魔能师的疯狂、异常以及诡异,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

    十几年,足够自己想出对策了。

    泰尔斯突然抬起头,想起了什么:

    “我还有个同伴,她保护我时”

    “她没事,”嘶哑的嗓音像是知道他的心意,立刻回答:“正在回下城区的路上。”

    泰尔斯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但他随即想起极为关键的一点。

    “你这位先生,”有了先前接触魔能师的不良案底,泰尔斯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是谁?”

    泰尔斯本来并不奢求一个戴着面具,藏头露尾的人会友好地回答他。

    但下一幕,差点让他的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只见这个戴着面具,前一刻还杀气腾腾的怪人,突然间工整地退后一步,右手抚上左胸,左臂摆到腰后,单膝下跪低头,恭敬而严肃地回答道:

    “吾名,约德尔·加图,为您效劳。” 小说王国血脉 最新章节正文 第422章 无名者网址:http://www.kanshu58.com/book/228/228955/50065367.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大秦之帝国再起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