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内线为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总统先生

第一百八十六章 总统先生

作品:内线为王 作者:枯叶无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稍微防下盗版,稍后修改。

    梅森-卡普的福特轿车连续出现故障,很显然是有人故意找事。特别是前挡风玻璃上的鸡蛋,这更让梅森-卡普认为是有人故意使坏。他不记得自己先做了一个让托尼-斯派克迟到的局,只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梅森-卡普把怒火都宣泄到保安身上。

    “你上班的时间都是在吃屎吗?有人扎破了我的车胎,有人在我的前挡风上砸鸡蛋,你们都看不见吗?”梅森-卡普在保安面前无限输出着自己的口水。

    都是刚训练结束,余一尘今天没有加练,鲍勃-克里斯蒂亚不让他练,他认为余一尘应该适当的取消加练休息休息。余一尘虽然不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但也拧不过这两位被斐乐派来的教练。

    来到停车场,余一尘正好碰到这场好戏。

    鸡蛋是他让托尼-斯派克来砸的,他对那位站在梅森-卡普面前忍受着口水的保安有点愧疚,另外他也认为梅森-卡普这样对一个保安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指责一位保安。”余一尘过去解围。

    梅森-卡普盯着余一尘,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一个保安不能保护好停在停车场车子的安全,那么这就是他的失职。”

    梅森-卡普理直气壮,余一尘则摇摇头,道:“但是我仍然觉得你不应该为难一个保安,如果你对他不满,你可以找他的领导投诉。”

    “小子,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多吗?”梅森-卡普抬头看向余一尘道。

    “首先你不能剥夺我说话的权利,其次你不能剥夺他说话的权利。”余一尘道:“同时,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但也不是让你在这骂街。”

    余一尘有理有据,而余一尘此时的表现,在保安卢卡斯-拉威尔看来简直就是总统。美国总统可没帮他说过话,但余一尘此时为了他据理力争。

    梅森-卡普盯着余一尘,半晌之后他决定离开。理智战胜了冲动,以余一尘在球队内的地位,他得罪不起。

    梅森-卡普走的时候没开车,他的车已经开不了了,他决定打车回家,明天先投诉保安,再让球馆的物业公司帮他叫洗车公司。

    斯马什-帕克从后面走过来,他对余一尘道:“为什么不直接揍他。”

    “佛罗里达州治安管理条例写的很清楚啊!”余一尘说道:“打架双方按同罪处理。就算在警察局和解,媒体也会知道。在酒吧斗殴和队内矛盾,可是完全两个概念。”

    斯马什-帕克努努嘴,道:“刚才我真想出来给他一棍。”

    余一尘这才注意到,斯马什-帕克手里有一根合金棒球棍,这种棒球棍的长度就有点怪异,它的作用就不是打棒球的,生产这种棒球棍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架。

    余一尘道:“回家吧!”

    卢卡斯-拉威尔道:“总统先生,谢谢你。”

    余一尘已经快上车,他又回头,问道:“为什么叫我总统?”

    “你刚才的演讲,像总统一样。”卢卡斯-拉威尔道。

    余一尘笑笑,这是极大的褒奖了。

    美国总统大选,在有些人看来已经是美国娱乐的一部分了。根据美国权威媒体的统计,美国总统在美国国内的明星知名度排行榜上,连前十都很难排进。

    所以,美国总统在许多美国人看来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州政府不停摆,联邦政府停摆对人民而言影响也不大。所以,卢卡斯-拉威尔才会把余一尘比作成总统。

    ……

    余一尘每天训练节奏是雷打不动的,他已经习惯了第一个到达训练馆。他没想到今天,托尼-斯派克会来的这么早。

    “我以为你这个懒家伙还是会在八点半以后才到呢!”余一尘道。

    “我想跟你聊聊关于梅森-卡普的事情。”托尼-斯派克很兴奋。

    余一尘笑道:“昨天他在找保安的麻烦,而我借着这个机会把他喷了一顿。现在,他可能正在烦恼打车问题。”

    托尼-斯派克非常爽,报复的爽感令他愉悦。

    余一尘道:“好好训练,帕特(莱利)喜欢勤奋的人,你得勤奋一些。”

    今天训练间隙,余一尘他们四人小团体的话题都围绕着梅森-卡普进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保安的团体当中,梅森-卡普也是他们今日讨论的重点。

    “总统,他的表现像极了总统。”卢卡斯-拉威尔中午来上班后,逢人必定介绍余一尘的英勇表现。

    “比他在球场上的表现厉害多了。”卢卡斯-拉威尔道:“他把梅森-卡普说的哑口无言。”

    “我觉得他就是总统,航联中心的总统。”

    “他太出色了,我觉得我们以前对他的冷淡是错误的,极大的错误。”

    ……

    美国人的歧视严重,不仅仅是种族之间,还有社会地位上的歧视。但是他们又总是把歧视隐藏在遮羞布后面,这就导致他们对歧视和被歧视更加的敏感。

    余一尘不歧视社会地位低的保安,而且他用总统的方式来制止了这件事情。

    随着卢卡斯-拉威尔的介绍,以及保安兄弟们越来越邪乎的口耳相传,余一尘好像是拯救他们的上帝。

    “要是他参选,我肯定选他。”

    “可惜他是华夏国籍呀!”

    在保安们这样的讨论之中,余一尘与保安们的声望迅速蹿升,声望值从冷淡到尊敬,余一尘几乎没有花费任何的力气。

    中午余一尘他们四个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每一个见到他们的保安都会给余一尘打招呼,并叫:“总统先生!”

    余一尘都以微笑回应,并暗暗感叹,“这种称呼还好是在美国,要是在华夏,非得被抓起来。”稍微防下盗版,稍后修改。

    梅森-卡普的福特轿车连续出现故障,很显然是有人故意找事。特别是前挡风玻璃上的鸡蛋,这更让梅森-卡普认为是有人故意使坏。他不记得自己先做了一个让托尼-斯派克迟到的局,只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梅森-卡普把怒火都宣泄到保安身上。

    “你上班的时间都是在吃屎吗?有人扎破了我的车胎,有人在我的前挡风上砸鸡蛋,你们都看不见吗?”梅森-卡普在保安面前无限输出着自己的口水。

    都是刚训练结束,余一尘今天没有加练,鲍勃-克里斯蒂亚不让他练,他认为余一尘应该适当的取消加练休息休息。余一尘虽然不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但也拧不过这两位被斐乐派来的教练。

    来到停车场,余一尘正好碰到这场好戏。

    鸡蛋是他让托尼-斯派克来砸的,他对那位站在梅森-卡普面前忍受着口水的保安有点愧疚,另外他也认为梅森-卡普这样对一个保安是非常不公平的。

    “我觉得你不应该这样指责一位保安。”余一尘过去解围。

    梅森-卡普盯着余一尘,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如果一个保安不能保护好停在停车场车子的安全,那么这就是他的失职。”

    梅森-卡普理直气壮,余一尘则摇摇头,道:“但是我仍然觉得你不应该为难一个保安,如果你对他不满,你可以找他的领导投诉。”

    “小子,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多吗?”梅森-卡普抬头看向余一尘道。

    “首先你不能剥夺我说话的权利,其次你不能剥夺他说话的权利。”余一尘道:“同时,我维护你说话的权利,但也不是让你在这骂街。”

    余一尘有理有据,而余一尘此时的表现,在保安卢卡斯-拉威尔看来简直就是总统。美国总统可没帮他说过话,但余一尘此时为了他据理力争。

    梅森-卡普盯着余一尘,半晌之后他决定离开。理智战胜了冲动,以余一尘在球队内的地位,他得罪不起。

    梅森-卡普走的时候没开车,他的车已经开不了了,他决定打车回家,明天先投诉保安,再让球馆的物业公司帮他叫洗车公司。

    斯马什-帕克从后面走过来,他对余一尘道:“为什么不直接揍他。”

    “佛罗里达州治安管理条例写的很清楚啊!”余一尘说道:“打架双方按同罪处理。就算在警察局和解,媒体也会知道。在酒吧斗殴和队内矛盾,可是完全两个概念。”

    斯马什-帕克努努嘴,道:“刚才我真想出来给他一棍。”

    余一尘这才注意到,斯马什-帕克手里有一根合金棒球棍,这种棒球棍的长度就有点怪异,它的作用就不是打棒球的,生产这种棒球棍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架。

    余一尘道:“回家吧!”

    卢卡斯-拉威尔道:“总统先生,谢谢你。”

    余一尘已经快上车,他又回头,问道:“为什么叫我总统?”

    “你刚才的演讲,像总统一样。”卢卡斯-拉威尔道。

    余一尘笑笑,这是极大的褒奖了。

    美国总统大选,在有些人看来已经是美国娱乐的一部分了。根据美国权威媒体的统计,美国总统在美国国内的明星知名度排行榜上,连前十都很难排进。

    所以,美国总统在许多美国人看来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州政府不停摆,联邦政府停摆对人民而言影响也不大。所以,卢卡斯-拉威尔才会把余一尘比作成总统。

    ……

    余一尘每天训练节奏是雷打不动的,他已经习惯了第一个到达训练馆。他没想到今天,托尼-斯派克会来的这么早。

    “我以为你这个懒家伙还是会在八点半以后才到呢!”余一尘道。

    “我想跟你聊聊关于梅森-卡普的事情。”托尼-斯派克很兴奋。

    余一尘笑道:“昨天他在找保安的麻烦,而我借着这个机会把他喷了一顿。现在,他可能正在烦恼打车问题。”

    托尼-斯派克非常爽,报复的爽感令他愉悦。

    余一尘道:“好好训练,帕特(莱利)喜欢勤奋的人,你得勤奋一些。”

    今天训练间隙,余一尘他们四人小团体的话题都围绕着梅森-卡普进行。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保安的团体当中,梅森-卡普也是他们今日讨论的重点。

    “总统,他的表现像极了总统。”卢卡斯-拉威尔中午来上班后,逢人必定介绍余一尘的英勇表现。

    “比他在球场上的表现厉害多了。”卢卡斯-拉威尔道:“他把梅森-卡普说的哑口无言。”

    “我觉得他就是总统,航联中心的总统。”

    “他太出色了,我觉得我们以前对他的冷淡是错误的,极大的错误。”

    ……

    美国人的歧视严重,不仅仅是种族之间,还有社会地位上的歧视。但是他们又总是把歧视隐藏在遮羞布后面,这就导致他们对歧视和被歧视更加的敏感。

    余一尘不歧视社会地位低的保安,而且他用总统的方式来制止了这件事情。

    随着卢卡斯-拉威尔的介绍,以及保安兄弟们越来越邪乎的口耳相传,余一尘好像是拯救他们的上帝。

    “要是他参选,我肯定选他。”

    “可惜他是华夏国籍呀!”

    在保安们这样的讨论之中,余一尘与保安们的声望迅速蹿升,声望值从冷淡到尊敬,余一尘几乎没有花费任何的力气。

    中午余一尘他们四个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每一个见到他们的保安都会给余一尘打招呼,并叫:“总统先生!”

    余一尘都以微笑回应,并暗暗感叹,“这种称呼还好是在美国,要是在华夏,非得被抓起来。”随着卢卡斯-拉威尔的介绍,以及保安兄弟们越来越邪乎的口耳相传,余一尘好像是拯救他们的上帝。

    “要是他参选,我肯定选他。”

    “可惜他是华夏国籍呀!”

    在保安们这样的讨论之中,余一尘与保安们的声望迅速蹿升,声望值从冷淡到尊敬,余一尘几乎没有花费任何的力气。

    中午余一尘他们四个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每一个见到他们的保安都会给余一尘打招呼,并叫:“总统先生!”

    。” 小说内线为王 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六章 总统先生网址:http://www.kanshu58.com/book/266/266200/50505222.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大秦之帝国再起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