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内线为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西雅图人真的该后悔

第二百一十八章 西雅图人真的该后悔

作品:内线为王 作者:枯叶无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会修改

    余一尘在学校里就没参加过同学们组织的美式派对,他听说那种派对充满了酒精和大麻。他见过最多女性的场所,就是篮球校队啦啦队的排练现场。

    这次节目一开始,灯光暗淡,前排十几个穿着非常凉爽的姑娘在跳舞,余一尘在这十几个姑娘中穿插走位,他闻到了至少四种不同味道的香水。而在这一群姑娘之间来回走位,余一尘早已敬礼致敬了。

    这大概是余一尘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糜烂,有好几个姑娘还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余一尘也能感觉到自己口袋里已经有好几张小纸条了。

    舞蹈过去大半,跳舞的姑娘们两边散开,拉米-雷丽萨从后方过来,拉住余一尘的手,两人开始跳探戈。

    曲停舞止,台上灯光恢复,台下观众开始欢呼和鼓掌。

    拉米-雷丽萨从余一尘的臂弯中站立起来,她指着旁边的余一尘,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拉米脱口秀,我是拉米。”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迈阿密热火队的新秀余一尘,他还有一个很好记的英文名字叫杰瑞。”

    “……”

    节目的开场跟一般脱口秀的开场基本一致,接下来是聊天环节。而锡林-比达尔所说的让余一尘表演沙克-奥尼尔的扣篮则放在中间环节,这个环节作为整个节目上下半场的区分。

    这是余一尘第一次做访谈类的脱口秀节目,不过拉米-雷丽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她掌控着整个节目的节奏。

    拉米-雷丽萨之前在化妆间用几个问题大概了解了余一尘这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她所聊的话题都是余一尘可以给大家分享的话题。余一尘在学校里就没参加过同学们组织的美式派对,他听说那种派对充满了酒精和大麻。他见过最多女性的场所,就是篮球校队啦啦队的排练现场。

    这次节目一开始,灯光暗淡,前排十几个穿着非常凉爽的姑娘在跳舞,余一尘在这十几个姑娘中穿插走位,他闻到了至少四种不同味道的香水。而在这一群姑娘之间来回走位,余一尘早已敬礼致敬了。

    这大概是余一尘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糜烂,有好几个姑娘还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余一尘也能感觉到自己口袋里已经有好几张小纸条了。

    舞蹈过去大半,跳舞的姑娘们两边散开,拉米-雷丽萨从后方过来,拉住余一尘的手,两人开始跳探戈。

    曲停舞止,台上灯光恢复,台下观众开始欢呼和鼓掌。

    拉米-雷丽萨从余一尘的臂弯中站立起来,她指着旁边的余一尘,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拉米脱口秀,我是拉米。”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迈阿密热火队的新秀余一尘,他还有一个很好记的英文名字叫杰瑞。”

    “……”

    节目的开场跟一般脱口秀的开场基本一致,接下来是聊天环节。而锡林-比达尔所说的让余一尘表演沙克-奥尼尔的扣篮则放在中间环节,这个环节作为整个节目上下半场的区分。

    这是余一尘第一次做访谈类的脱口秀节目,不过拉米-雷丽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她掌控着整个节目的节奏。

    拉米-雷丽萨之前在化妆间用几个问题大概了解了余一尘这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她所聊的话题都是余一尘可以给大家分享的话题。余一尘在学校里就没参加过同学们组织的美式派对,他听说那种派对充满了酒精和大麻。他见过最多女性的场所,就是篮球校队啦啦队的排练现场。

    这次节目一开始,灯光暗淡,前排十几个穿着非常凉爽的姑娘在跳舞,余一尘在这十几个姑娘中穿插走位,他闻到了至少四种不同味道的香水。而在这一群姑娘之间来回走位,余一尘早已敬礼致敬了。

    这大概是余一尘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糜烂,有好几个姑娘还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余一尘也能感觉到自己口袋里已经有好几张小纸条了。

    舞蹈过去大半,跳舞的姑娘们两边散开,拉米-雷丽萨从后方过来,拉住余一尘的手,两人开始跳探戈。

    曲停舞止,台上灯光恢复,台下观众开始欢呼和鼓掌。

    拉米-雷丽萨从余一尘的臂弯中站立起来,她指着旁边的余一尘,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拉米脱口秀,我是拉米。”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迈阿密热火队的新秀余一尘,他还有一个很好记的英文名字叫杰瑞。”

    “……”

    节目的开场跟一般脱口秀的开场基本一致,接下来是聊天环节。而锡林-比达尔所说的让余一尘表演沙克-奥尼尔的扣篮则放在中间环节,这个环节作为整个节目上下半场的区分。

    这是余一尘第一次做访谈类的脱口秀节目,不过拉米-雷丽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她掌控着整个节目的节奏。

    拉米-雷丽萨之前在化妆间用几个问题大概了解了余一尘这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她所聊的话题都是余一尘可以给大家分享的话题。余一尘在学校里就没参加过同学们组织的美式派对,他听说那种派对充满了酒精和大麻。他见过最多女性的场所,就是篮球校队啦啦队的排练现场。

    这次节目一开始,灯光暗淡,前排十几个穿着非常凉爽的姑娘在跳舞,余一尘在这十几个姑娘中穿插走位,他闻到了至少四种不同味道的香水。而在这一群姑娘之间来回走位,余一尘早已敬礼致敬了。

    这大概是余一尘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糜烂,有好几个姑娘还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余一尘也能感觉到自己口袋里已经有好几张小纸条了。

    舞蹈过去大半,跳舞的姑娘们两边散开,拉米-雷丽萨从后方过来,拉住余一尘的手,两人开始跳探戈。

    曲停舞止,台上灯光恢复,台下观众开始欢呼和鼓掌。

    拉米-雷丽萨从余一尘的臂弯中站立起来,她指着旁边的余一尘,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拉米脱口秀,我是拉米。”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迈阿密热火队的新秀余一尘,他还有一个很好记的英文名字叫杰瑞。”

    “……”

    节目的开场跟一般脱口秀的开场基本一致,接下来是聊天环节。而锡林-比达尔所说的让余一尘表演沙克-奥尼尔的扣篮则放在中间环节,这个环节作为整个节目上下半场的区分。

    这是余一尘第一次做访谈类的脱口秀节目,不过拉米-雷丽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她掌控着整个节目的节奏。

    拉米-雷丽萨之前在化妆间用几个问题大概了解了余一尘这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她所聊的话题都是余一尘可以给大家分享的话题。余一尘在学校里就没参加过同学们组织的美式派对,他听说那种派对充满了酒精和大麻。他见过最多女性的场所,就是篮球校队啦啦队的排练现场。

    这次节目一开始,灯光暗淡,前排十几个穿着非常凉爽的姑娘在跳舞,余一尘在这十几个姑娘中穿插走位,他闻到了至少四种不同味道的香水。而在这一群姑娘之间来回走位,余一尘早已敬礼致敬了。

    这大概是余一尘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糜烂,有好几个姑娘还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余一尘也能感觉到自己口袋里已经有好几张小纸条了。

    舞蹈过去大半,跳舞的姑娘们两边散开,拉米-雷丽萨从后方过来,拉住余一尘的手,两人开始跳探戈。

    曲停舞止,台上灯光恢复,台下观众开始欢呼和鼓掌。

    拉米-雷丽萨从余一尘的臂弯中站立起来,她指着旁边的余一尘,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拉米脱口秀,我是拉米。”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迈阿密热火队的新秀余一尘,他还有一个很好记的英文名字叫杰瑞。”

    “……”

    节目的开场跟一般脱口秀的开场基本一致,接下来是聊天环节。而锡林-比达尔所说的让余一尘表演沙克-奥尼尔的扣篮则放在中间环节,这个环节作为整个节目上下半场的区分。

    这是余一尘第一次做访谈类的脱口秀节目,不过拉米-雷丽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她掌控着整个节目的节奏。

    拉米-雷丽萨之前在化妆间用几个问题大概了解了余一尘这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她所聊的话题都是余一尘可以给大家分享的话题。余一尘在学校里就没参加过同学们组织的美式派对,他听说那种派对充满了酒精和大麻。他见过最多女性的场所,就是篮球校队啦啦队的排练现场。

    这次节目一开始,灯光暗淡,前排十几个穿着非常凉爽的姑娘在跳舞,余一尘在这十几个姑娘中穿插走位,他闻到了至少四种不同味道的香水。而在这一群姑娘之间来回走位,余一尘早已敬礼致敬了。

    这大概是余一尘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糜烂,有好几个姑娘还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余一尘也能感觉到自己口袋里已经有好几张小纸条了。

    舞蹈过去大半,跳舞的姑娘们两边散开,拉米-雷丽萨从后方过来,拉住余一尘的手,两人开始跳探戈。

    曲停舞止,台上灯光恢复,台下观众开始欢呼和鼓掌。

    拉米-雷丽萨从余一尘的臂弯中站立起来,她指着旁边的余一尘,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拉米脱口秀,我是拉米。”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迈阿密热火队的新秀余一尘,他还有一个很好记的英文名字叫杰瑞。”

    “……”

    节目的开场跟一般脱口秀的开场基本一致,接下来是聊天环节。而锡林-比达尔所说的让余一尘表演沙克-奥尼尔的扣篮则放在中间环节,这个环节作为整个节目上下半场的区分。

    这是余一尘第一次做访谈类的脱口秀节目,不过拉米-雷丽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她掌控着整个节目的节奏。

    拉米-雷丽萨之前在化妆间用几个问题大概了解了余一尘这个人的性格和习惯,她所聊的话题都是余一尘可以给大家分享的话题。余一尘在学校里就没参加过同学们组织的美式派对,他听说那种派对充满了酒精和大麻。他见过最多女性的场所,就是篮球校队啦啦队的排练现场。

    这次节目一开始,灯光暗淡,前排十几个穿着非常凉爽的姑娘在跳舞,余一尘在这十几个姑娘中穿插走位,他闻到了至少四种不同味道的香水。而在这一群姑娘之间来回走位,余一尘早已敬礼致敬了。

    这大概是余一尘第一次切身感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糜烂,有好几个姑娘还在他身上蹭了几下,余一尘也能感觉到自己口袋里已经有好几张小纸条了。

    舞蹈过去大半,跳舞的姑娘们两边散开,拉米-雷丽萨从后方过来,拉住余一尘的手,两人开始跳探戈。

    曲停舞止,台上灯光恢复,台下观众开始欢呼和鼓掌。

    拉米-雷丽萨从余一尘的臂弯中站立起来,她指着旁边的余一尘,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今晚来到拉米脱口秀,我是拉米。”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迈阿密热火队的新秀余一尘,他还有一个很好记的英文名字叫杰瑞。”

    “……”

    节目的开场跟一般脱口秀的开场基本一致,接下来是聊天环节。而锡林-比达尔所说的让余一尘表演沙克-奥尼尔的扣篮则放在中间环节,这个环节作为整个节目上下半场的区分。

    这是余一尘第一次做访谈类的脱口秀节目,不过拉米-雷丽萨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主持人,她掌控着整个节目的节奏。 小说内线为王 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八章 西雅图人真的该后悔网址:http://www.kanshu58.com/book/266/266200/52024182.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大秦之帝国再起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