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历史军事 > 内线为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兄弟之战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兄弟之战

作品:内线为王 作者:枯叶无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不好意思,还有人在等我。”余一尘礼貌性的微笑着道。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显然没想到余一尘会拒绝自己,但她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涵养,毕竟是在这个有钱人极为聚集的宴会上。她笑了笑,道:“是我冒昧了。”

    余一尘离开,到露台把酒给了江海琼。

    他们聊了一会,这次没有聊工作,聊了一些趣事,包括一些外面那些财团老板的八卦。余一尘说了一些华夏老板的网络段子。

    “定个小目标,先赚一个亿?”

    “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

    江海琼听着这些段子捂嘴笑着,他们两个聊了半个小时,江海琼说自己得先回去了。

    “你就在这待着吧!我这次出来的有点久了,我得回去了,你再休息一会也过来吧!”江海琼道:“总在外面呆着也不好。”

    “好!”余一尘应道。

    这次宴会余一尘应付的很疲惫,他感觉这比打一场加时赛还要累。

    “相当于打了两个加时赛。”余一尘在车上的时候就有点瘫倒的意思。

    “回去先休息吧!”江海琼道:“明天有空的话也到公司来一下,董事长总是不在公司,对员工的士气会有打击。”

    “我就是吉祥物呗?”余一尘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江海琼笑道:“但是在具体的工作实施方面,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余一尘比了三根手指作为脑门上的黑线,然后他干脆把车座椅放倒闭目养神。

    次日余一尘没去公司,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抓紧训练,阿伦佐-莫宁前天传授给他的一些小技巧还要巩固一下。

    对于篮球运动员来说,这些小技巧相当于玩游戏时的微操。微操是体现高端玩家和低端玩家的区别,但微操很难练习,而且前期的提升是不大的,只有到非常高端的段位才能够体现出差别。

    江海琼也没强迫余一尘去公司,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又在训练馆泡了一天,余一尘并不觉得枯燥,他把自己的状态调整的不错。而且他发现昨天一天没有训练,似乎对他的状态提升有一定的帮助,至少现在他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余一尘开着车去了亚特兰大老鹰队下榻的酒店,接上艾尔-霍福德以后余一尘直奔自家饭店而去。

    “你已经有不少投资的产业了啊!”艾尔-霍福德道。

    “是啊!”余一尘道:“运动员就赚这么十几年钱,在工作期间得把未来的钱赚出来呀!”

    “高瞻远瞩。”艾尔-霍福德道:“到时候你传授一点投资经验,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啊!”

    艾尔-霍福德没说直接让余一尘帮他操作,那样会坏了两个人的感情,而且显得不成熟。艾尔-霍福德这么说,余一尘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两人从夏季联赛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以前就算是暑假他们也没这么长时间不见面,所以这次可聊的东西非常多。

    “不好意思,还有人在等我。”余一尘礼貌性的微笑着道。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显然没想到余一尘会拒绝自己,但她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涵养,毕竟是在这个有钱人极为聚集的宴会上。她笑了笑,道:“是我冒昧了。”

    余一尘离开,到露台把酒给了江海琼。

    他们聊了一会,这次没有聊工作,聊了一些趣事,包括一些外面那些财团老板的八卦。余一尘说了一些华夏老板的网络段子。

    “定个小目标,先赚一个亿?”

    “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

    江海琼听着这些段子捂嘴笑着,他们两个聊了半个小时,江海琼说自己得先回去了。

    “你就在这待着吧!我这次出来的有点久了,我得回去了,你再休息一会也过来吧!”江海琼道:“总在外面呆着也不好。”

    “好!”余一尘应道。

    这次宴会余一尘应付的很疲惫,他感觉这比打一场加时赛还要累。

    “相当于打了两个加时赛。”余一尘在车上的时候就有点瘫倒的意思。

    “回去先休息吧!”江海琼道:“明天有空的话也到公司来一下,董事长总是不在公司,对员工的士气会有打击。”

    “我就是吉祥物呗?”余一尘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江海琼笑道:“但是在具体的工作实施方面,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余一尘比了三根手指作为脑门上的黑线,然后他干脆把车座椅放倒闭目养神。

    次日余一尘没去公司,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抓紧训练,阿伦佐-莫宁前天传授给他的一些小技巧还要巩固一下。

    对于篮球运动员来说,这些小技巧相当于玩游戏时的微操。微操是体现高端玩家和低端玩家的区别,但微操很难练习,而且前期的提升是不大的,只有到非常高端的段位才能够体现出差别。

    江海琼也没强迫余一尘去公司,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又在训练馆泡了一天,余一尘并不觉得枯燥,他把自己的状态调整的不错。而且他发现昨天一天没有训练,似乎对他的状态提升有一定的帮助,至少现在他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余一尘开着车去了亚特兰大老鹰队下榻的酒店,接上艾尔-霍福德以后余一尘直奔自家饭店而去。

    “你已经有不少投资的产业了啊!”艾尔-霍福德道。

    “是啊!”余一尘道:“运动员就赚这么十几年钱,在工作期间得把未来的钱赚出来呀!”

    “高瞻远瞩。”艾尔-霍福德道:“到时候你传授一点投资经验,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啊!”

    艾尔-霍福德没说直接让余一尘帮他操作,那样会坏了两个人的感情,而且显得不成熟。艾尔-霍福德这么说,余一尘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两人从夏季联赛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以前就算是暑假他们也没这么长时间不见面,所以这次可聊的东西非常多。

    “不好意思,还有人在等我。”余一尘礼貌性的微笑着道。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显然没想到余一尘会拒绝自己,但她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涵养,毕竟是在这个有钱人极为聚集的宴会上。她笑了笑,道:“是我冒昧了。”

    余一尘离开,到露台把酒给了江海琼。

    他们聊了一会,这次没有聊工作,聊了一些趣事,包括一些外面那些财团老板的八卦。余一尘说了一些华夏老板的网络段子。

    “定个小目标,先赚一个亿?”

    “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

    江海琼听着这些段子捂嘴笑着,他们两个聊了半个小时,江海琼说自己得先回去了。

    “你就在这待着吧!我这次出来的有点久了,我得回去了,你再休息一会也过来吧!”江海琼道:“总在外面呆着也不好。”

    “好!”余一尘应道。

    这次宴会余一尘应付的很疲惫,他感觉这比打一场加时赛还要累。

    “相当于打了两个加时赛。”余一尘在车上的时候就有点瘫倒的意思。

    “回去先休息吧!”江海琼道:“明天有空的话也到公司来一下,董事长总是不在公司,对员工的士气会有打击。”

    “我就是吉祥物呗?”余一尘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江海琼笑道:“但是在具体的工作实施方面,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余一尘比了三根手指作为脑门上的黑线,然后他干脆把车座椅放倒闭目养神。

    次日余一尘没去公司,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抓紧训练,阿伦佐-莫宁前天传授给他的一些小技巧还要巩固一下。

    对于篮球运动员来说,这些小技巧相当于玩游戏时的微操。微操是体现高端玩家和低端玩家的区别,但微操很难练习,而且前期的提升是不大的,只有到非常高端的段位才能够体现出差别。

    江海琼也没强迫余一尘去公司,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又在训练馆泡了一天,余一尘并不觉得枯燥,他把自己的状态调整的不错。而且他发现昨天一天没有训练,似乎对他的状态提升有一定的帮助,至少现在他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余一尘开着车去了亚特兰大老鹰队下榻的酒店,接上艾尔-霍福德以后余一尘直奔自家饭店而去。

    “你已经有不少投资的产业了啊!”艾尔-霍福德道。

    “是啊!”余一尘道:“运动员就赚这么十几年钱,在工作期间得把未来的钱赚出来呀!”

    “高瞻远瞩。”艾尔-霍福德道:“到时候你传授一点投资经验,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啊!”

    艾尔-霍福德没说直接让余一尘帮他操作,那样会坏了两个人的感情,而且显得不成熟。艾尔-霍福德这么说,余一尘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两人从夏季联赛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以前就算是暑假他们也没这么长时间不见面,所以这次可聊的东西非常多。

    “不好意思,还有人在等我。”余一尘礼貌性的微笑着道。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显然没想到余一尘会拒绝自己,但她也表现出了很高的涵养,毕竟是在这个有钱人极为聚集的宴会上。她笑了笑,道:“是我冒昧了。”

    余一尘离开,到露台把酒给了江海琼。

    他们聊了一会,这次没有聊工作,聊了一些趣事,包括一些外面那些财团老板的八卦。余一尘说了一些华夏老板的网络段子。

    “定个小目标,先赚一个亿?”

    “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创立了自己的公司。”

    ……

    江海琼听着这些段子捂嘴笑着,他们两个聊了半个小时,江海琼说自己得先回去了。

    “你就在这待着吧!我这次出来的有点久了,我得回去了,你再休息一会也过来吧!”江海琼道:“总在外面呆着也不好。”

    “好!”余一尘应道。

    这次宴会余一尘应付的很疲惫,他感觉这比打一场加时赛还要累。

    “相当于打了两个加时赛。”余一尘在车上的时候就有点瘫倒的意思。

    “回去先休息吧!”江海琼道:“明天有空的话也到公司来一下,董事长总是不在公司,对员工的士气会有打击。”

    “我就是吉祥物呗?”余一尘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江海琼笑道:“但是在具体的工作实施方面,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

    余一尘比了三根手指作为脑门上的黑线,然后他干脆把车座椅放倒闭目养神。

    次日余一尘没去公司,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抓紧训练,阿伦佐-莫宁前天传授给他的一些小技巧还要巩固一下。

    对于篮球运动员来说,这些小技巧相当于玩游戏时的微操。微操是体现高端玩家和低端玩家的区别,但微操很难练习,而且前期的提升是不大的,只有到非常高端的段位才能够体现出差别。

    江海琼也没强迫余一尘去公司,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又在训练馆泡了一天,余一尘并不觉得枯燥,他把自己的状态调整的不错。而且他发现昨天一天没有训练,似乎对他的状态提升有一定的帮助,至少现在他走出来的时候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余一尘开着车去了亚特兰大老鹰队下榻的酒店,接上艾尔-霍福德以后余一尘直奔自家饭店而去。

    “你已经有不少投资的产业了啊!”艾尔-霍福德道。

    “是啊!”余一尘道:“运动员就赚这么十几年钱,在工作期间得把未来的钱赚出来呀!”

    “高瞻远瞩。”艾尔-霍福德道:“到时候你传授一点投资经验,我们可以多交流交流啊!”

    艾尔-霍福德没说直接让余一尘帮他操作,那样会坏了两个人的感情,而且显得不成熟。艾尔-霍福德这么说,余一尘完全是可以接受的。

    两人从夏季联赛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以前就算是暑假他们也没这么长时间不见面,所以这次可聊的东西非常多。 小说内线为王 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五章 兄弟之战网址:http://www.kanshu58.com/book/266/266200/52024189.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大秦之帝国再起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