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58看书 > 玄幻魔法 > 铁鹤书 > 第十章第十十九节【雨夜惊魂(下)】

第十章第十十九节【雨夜惊魂(下)】

作品:铁鹤书 作者:永恒的夏亚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略显迟疑地迈步跨出柜橱,外面此时也完全浸透在灰色里,如同蒙上了一层烟纱。踏上长廊让你心有余悸,你感觉这个地方对你的恶意仍然没有消散。但你的理智告诉你你现在是安全的,那些阴暗拐角中潜伏的东西再也没法伤害到你了。你像童年时候一样游荡在小楼里——现在它对你而言只是一栋小楼,虽然构造古怪阴森,但是绝对没有危险。

    你任然需要寻找出口,久留在此是万万不可的。你催促自己穿过阴影密布的楼道,打开一扇扇门,走进一个个房间,沿着楼梯上去又下来,搜寻任何可能与出口有关的线索。这里大部分房间建造得都很仓促,你能看到暴露在外的榫头,还有随意丢弃的木料,工人们建造这里时几乎是处在一种慌不择路的状态。你在一条通道尽头找到一堵草草砌成的土墙,土墙前摆着一张积满灰尘的供桌,桌上香烛早已燃尽,供品也在天长日久中与土灰混成一团。这里或许就是封夫人毙命之处,你可以想象守翁老太爷抬出发妻尸体时候的情景:佣人们马马虎虎垒起土墙,设好供桌后就落荒而逃了,从此再也没有人回来收拾过。

    你又另选了一条岔路,这条路把你送到一扇关不上的窗户旁。从窗口望出去只能看到灰暗的混沌,如同有一团飘忽不定的雾气堵在窗前。你觉得很有趣,之前从下面往上看的时候,你很肯定小楼的这一部分绝对没有窗户,你是在通过一扇不存在的窗户往外看吗?

    逼仄的土木空间就像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棺材,你的脑海中勾勒出你和那个面色苍白的中年女人互不相见中穿身而过的情景,一想到那个女人,你又不自觉地浑身发冷,有好几回你转过头疑神疑鬼地回望身后,只是看到空荡荡的灰色楼道。不止一次,你听到周围响起怪异的声音,但是你循声望去,迎接你的只有千篇一律的静止画面,阴暗的楼道就像是被灰帐滤过一样单调而贫乏。你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不去在意那些声音,因为如果继续想象声音的来源,你会把自己逼疯的。

    就这样你在小楼里走了好几柱香的时间,当你最终看到出口处的小门时,反倒有点不敢相信了。

    你推开门走到野外,暴雨一定还没有停下,因为你四周的一切看起来都透着一股朦胧。不过你自己却没有淋到一滴雨,这场雨跟你显然处在两个世界里。

    你快步走向昨晚大家集合的厅堂,现在是不是已经过了亥正了?在灰色世界里你无法估算时间。你跑过了树林,跑过了湖心岛,跑过了那座让你不自在的家庙,现在它们都被隔绝在灰蒙蒙的纱帐之外,你感觉它们是如此不真实,就好像有一个柔软的外壳把你层层包裹了起来。

    你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那段躲在避难所里无忧无虑的日子。你的脚步越来越轻松,甚至还想在寂静的灰色世界里高唱几句。

    但是就在这时,你眼角余光扫到了那个人,惊骇欲绝之下你不假思索地匍匐在地。那是一个佝偻着的背影,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拿着僧磬,你听不到敲磬声,一定是在灰色世界里被过滤掉了。

    那个背影似乎没有看见你,他只是缓慢地向前走,像是完全没有知觉。眼前这个背影和你昨天相见时候判若两人,此刻你感觉不到他任何的活人气息,就像是一具蹒跚的僵尸,每走一步,他身躯都会晃一晃,带着一种阴森的滑稽感。他手中的提灯散发出惨白的阴冷寒光,让他整个人在灰色的天地里看上去摇曳不定。你心中发出尖啸,这不是人,这绝对不是人,只有阴曹地府中出来的东西才会是这个样子走路。

    那个背影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缓缓转身面朝你的方向。刹那间你只觉得心上一紧,急忙把头深深埋进了草丛里。你不知道你的后背是不是已经暴露在外了,你也不敢抬头看一眼那人影是否正走过来。灰色的世界忽然不再安全,你又想起了儿时看见的那个双眼深陷的老人,他仿佛就在你的面前,叨念着那句你儿时并没有理解的话,现在你终于把这句话回忆起来了:“大火,大火,救……经文。”

    你在草丛中瑟瑟发抖了一柱香的时间,才再次鼓足勇气抬起头。那个佝偻的人影已经走远了,只剩下了一个小点。但是这个小点,却消失不掉,它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却始终在那里。

    你慢慢挪动身体,开始往后爬,但是爬出几步后,你身子一歪,便翻了下去。

    寒冷的水流把你包围,真实世界像成千上万把尖刀插进你的感官里。你在水中扑腾了几下,终于浮上水面。无数的雨点砸在你的头面上,几乎砸得你无法呼吸,有那么一瞬你就像初生婴儿一样的无所适从。灰色的世界退尽了,冰冷彻骨的现实世界像潮水一样将你灭顶淹没。

    当你终于爬上岸上后,你第一个反应是搜寻苦沙大师,但是雨点打得你睁不开眼睛,你只能寄希望于那和尚已经走远了。

    你飞也似地穿过几栋建筑,跑入了昨晚吃饭的厅堂。厅堂里依旧亮着灯,但是出乎你意料,只有贝珠一个人呆在里面。她冷冷看了你一眼,就端着汤饼继续狼吞虎咽起来。自从你在井口扔下孙百丈之后,她就连在你面前装秀气的兴趣都没有了。

    “其他人呢?”你问。

    “还能去哪儿,都睡了呗。”她翻着白眼回答。

    你明白过来,他们一定是没有发现封守翁的恶犬卷土重来,所以各自回了房间,只有这个贝珠姑娘夜半腹中饥饿才跑到这里使唤佣人给她下饼。说实话,你并不怎么为恶犬担心,毕竟吃下孙头领,它今晚应该不会再伤人了。

    贝珠见你落汤鸡似的样子,竟然也有点于心不忍,她掏出一方帛帕递到你面前:“擦一擦吧。”

    虽然你知道,贝珠只是想做个便宜人情,但你还是有一些感动,虽然这个女人势利到极点,但她并没有害过人,话说回来,这几天里你们又何曾给过她好脸色。

    你接过帛帕随意抹了一把脸,贝珠则继续往嘴里划拉她的汤饼。早先敷的胭脂随着汗水一层层剥落,露出里面那个憔悴的半老女人,如果说她年轻时候还可以强扮出一点风情,那么现在,她完全只是一个女人的空壳了。你看着她狼餐虎食的滑稽样子,心想这眼前副光景可能会永远印在你的脑子里。

    你猜得没错,今晚贝珠吃饭的样子确实永远印进了你的脑子,因为这是她在世上吃的最后一顿饭。

    在你胡思乱想的时候,发生了另一件你不知道的事,事发的地点就在“青泥小筑”,当事者是三个魂不守舍的铜面人。

    “你们听说了吗?”地先生焦急地问,“他们在山洞里找到了什么!”

    “冷静一点,”天先生不耐烦地打断他,这个年轻人的急躁只会让他们三人更加茫然无措,“我们听说了,那个山洞里被撕烂的一定就是黄先生。”

    “我们中有一个人还没到就死了!你们怎么还能冷静下来?”

    “他自己不当心撞到猴子了,这有什么奇怪的?”玄先生语气里带着嘲讽。

    “那么那个土夫子呢?我们当时都确定过他是死透了的!”

    “这世界上有些假死确实跟真死无异,很难看出来。张谬本是地鼠门人,那种门派,下三滥的能耐多着呢。”老者为了安抚年轻人,提出了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解释。

    “行行好吧天先生,呼吸能伪装,难道心跳也能伪装?张谬肯定已经死了,那个人肯定不是张谬!否则,他为什么回来后都不提我们的事?他难道连怎么死的都忘记了?”

    就在地先生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时,玄先生忽然站起身径直往门外走。

    “去哪儿?”天先生问。

    “找张谬。”话音未落,玄先生已经推门而出。

    天地二人在屋中愣了半晌,他们不知道该不该把这句话当真。过了许久,年轻人才凑到老者耳边:“长老,玄先生问题太大了。”天先生默不作声,事实上这两个人,他都不相信。虽然他确实在六羊村调查大赟时跟建州刺史励方天有过接触,但他完全不记得励刺史身边有一个叫萧万全的人。而且励刺史怎么就突然蒙召了,一点消息都没透露过,这都太不正常了。

    年迈的天先生忽然有了力不从心之感,虽然他为深渊奉献了一辈子,但是他至今任然不知道这个教派是怎么运转的,甚至,他都不能确定有没有这么一个宗教。

    “深渊在地下也在地上,深渊在海中也在天上,深渊在亘古之前也在群星之末。”他喃喃念着早已烂熟于心的祷文,他没想到有一天这些字句对他而言会变得如此陌生,如此难以揣摩,“深渊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深渊教派是个松散到无迹可寻的组织。教内所有的人都是用假身份单对单联系,联系一旦中断,很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对方。天先生觉得自己一辈子都生活在一个迷雾重重的大房间里面,有一个他看不见的人在安排着他的一切,那个人告诉他他应该吃饭,然后把碗筷塞进他的手里,告诉他他应该写字,然后引着他握笔的手在纸上涂鸦,绝大部分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最后写了些什么,因为那个人所引来的笔绝不只他一支。虽然他被称为长老,但是他没有固定的手下,也从没见过所谓“上层”,他不止一次怀疑过,这个组织到底有没有固定的上层。

    那个掌握一切的人,难道就是“淹僧”吗?他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在他们入驻之前,他的教团是如何在山庄里虚构出染病的贾老板这么一个人物,好空出一座“青泥小筑”供他们使用的。也许所有的佣人都是深渊信徒,也许就连客人中都藏着他们的耳目。

    交给他的任务只是“找出不速之客”这么一句不清不楚的话,他现在怀疑那个不速之客或许根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自己只是被扔进山庄,成了众多相互牵制的线头中微不足道的一根。

    也许真的只有“淹僧”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虽然很多人认为它的存在只是一个迷信,但是天先生通过这些年来的小心观察,似乎找到了“淹僧”存在的证据,他打听到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有什么意义他一点也猜不出,但是目前,他也只有这个名字了。

    这个名字是竹老板,他打算从这个名字查起。

    小红禅师在入睡前最后看了一眼窗外,那个盛装孩童还藏身在几丈开外的廊檐下,借着夜色沉默地注视着自己。和尚露出鄙夷之色,但也没怎么担心,他知道对方不敢进来。禅师从怀里拿出念珠,又仔细地擦拭了一遍,“就快结束了。”他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念珠上的红脸说。 小说铁鹤书 最新章节 第十章第十十九节【雨夜惊魂(下)】网址:http://www.kanshu58.com/book/275/275343/55036100.html
推荐阅读: 夺舍之停不下来 雪鹰领主 畅游武侠世界 圣墟 大秦之帝国再起 大主宰 闪婚老公太凶猛 鉴宝金瞳 重生之钱倾天下 劫天运